EN [退出]
宝马x1进口与国产区别>中国新闻

_东莞家具业老板跑路成风 厂老板换手机号躲追债

2017-11-18 16:54

每经

在宏观经济下行和楼市低迷的背景下,近日与房地产关联密切的家具生产企业频现关门歇业。作为全国家具生产的重镇,广东省东莞市的中小家具生产企业也面临内销订单骤降、亏损面扩大等困境,行业洗牌加剧。

经营家具的大卖场出现客流量下降、商家撤离的现象,东莞市的部分卖场开始搞起副业,引进餐饮、酒店等业态,以谋求转型。但业内人士认为,这种转型存在一定风险。

在“失联”两天后,曾光明换了个新号码,这使他暂时逃过了供应商和员工的电话“轰炸”。但一大堆无法逃避的债务,仍把他逼得焦头烂额。

5月底,他在东莞市经营十多年的两家家具厂宣布倒闭。随后,6月1日东莞茶山镇一家家具厂也关门。一周时间内,至少三家家具厂关门。

曾光明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员工他们不知道,去年底(工厂)就已经资不抵债了。”

同样不平静的还有佛山的家具业。从去年的惨淡中熬过来的家具企业并未如愿等来更好的2015年。“去年难,今年更难”成为了家具行业的共同感受。

每月产值降四成十多年的家具厂资不抵债

5月25日早上,东莞裕健家具厂(以下简称裕健家具)的经理杜杰照常组织员工开一周生产例会,布置生产任务。在杜杰和其他员工看来,这只是一个平常的周一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午饭后他们接到村委会的口头通知:“你们老板说不干了!”同时接到该通知的还有寮步镇的东莞冠升家具厂(以下简称冠升家具),这两个厂同属曾光明。这时,两家工厂的员工才发现老板曾光明已经联系不上。

据悉,裕健家具创建于2002年,主要承担内销业务;冠升家具于2006年成立,主要承担外销业务。“25日之前都在正常出货,订单也有,上午我们都还上班,中午下班就被告知老板跑了。”6月3日,守在东莞东城区裕健家具工厂门外的多名员工如是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

据该工厂几名中干透露,去年两个厂曾有共超过1800万元的压货;今年两个工厂还有600多万元的压货;两个月前,公司在厚街镇名家居世博园租下的铺面已经付不起租金,经营部也一同撤掉。

杜杰也告诉记者,家具行业一年比一年差。“去年我们一个月还有200万~300万元的产值,今年平均一个月只有160多万元的产值。”

另据裕健家具员工透露,包括供应商欠款、厂房租金水电以及员工工资,曾光明共欠下1880万元债务。

曾光明亦坦言,今年工厂每月产值较去年下降40%。“开了十几年的工厂,就像我的孩子一样。谁也不想走到今天这步,能保我肯定保,但实在保不住,太难了。”

目前,冠升家具以200万元的价格“贱卖”出去,接手的是一家做运动器械的公司。曾光明告诉记者,冠升家具交给村委会处理,村委会卖掉工厂然后清算工人工资以及房租水电,“我没接手过一毛钱。”

冠升家具员工凡先生也向记者证实,200万元结付了冠升家具180多名员工约130万元的工资,剩下的缴清了工厂的租金以及水电费,“200万基本全花了,估计老板也没拿到什么钱。”

经济下行消费低迷东莞家具业“今年更难”

6月3日,当记者来到冠升家具时,厂名已经在前一晚换了新厂名,工人们在进行最后的搬离工作。但老厂裕健家具的员工就没这么顺利了。“现在就是有人过来看,但没人敢买,因为牵涉债务问题。”记者到达裕健家具时,杜杰还在接待前来的买主。

曾光明告诉记者,老厂也准备卖出去。“现在有600万~700万元的库存压着,想先清理工人的工资,但暂时清不掉,工厂很难脱手。”

裕健家具的风波尚未平定,6月1日东莞雅来特家具厂的老板也“失联”了。雅来特人事部经理钟先生告诉记者,老板赵某共拖欠员工薪资超过80万元。该工厂生产经理童先生表示,除了员工工资之外,老板还欠供应商接近200万元货款。

上述钟先生透露,其实不止他们一家工厂,东莞的代加工厂今年普遍存在订单减少、工价低的情况。“这跟家具行业的大环境有关。东莞是家具产业的聚集地,基本天天都有工厂倒闭。昨天厚街两家倒闭了,前天寮步也倒了两家。佛山更严重,每天倒好几家。”曾光明告诉记者。不过,记者未能证实到曾光明的这一说法。

据工信部统计,2014年我国家具制造业企业主营收入为7187.4亿元,累计同比增长10.9%,增速创近5年来最低水平。

东莞市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4年东莞规模以上家具制造企业实现主营收入222.36亿元,同比下降0.34%。

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指出,2014年东莞市规模以上家具制造业陷入内销订单骤降、亏损面扩大、产出与销售增长停滞等困境。预计2015年东莞家具产业仍将承受巨大的压力。

下游卖场

客流下降商家撤离 家居卖场引海底捞干“副业”

每经

上游家具制造企业日子难过,下游销售行情同样低迷。

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经走访发现,东莞市区及厚街镇几个著名的专业家居卖场冷清。大部分商家表示今年卖场客流量明显下降,铺面难以盈利,大家都在熬。不少商家打出清货的招牌,有的准备换产品,有点准备撤离卖场。

在家居卖场生意冷清的背景下,东莞市盈锋家居广场(以下简称盈锋家居)干起了“副业”,引进海底捞、KTV、茶餐厅等饮食娱乐业态。

客流量下降部分卖场商家撤离

在东莞市东城中路,花样年华家居广场、光辉家居与盈锋家居形成东莞市区最为集中的家居商业圈。卖场外车水马龙,卖场内却冷冷清清。

陈娇(化名)是花样年华国际家居广场里一家本土品牌家具直营店的负责人,现在刷手机、上网看电视成了她在店铺里的主要“工作”,“现在人很少,周末稍微多点,但客流量跟以前真的没得比。”

在陈娇的眼里,今年的家具市场“太难了”。据她介绍,今年她的店铺除了5月份,其他月份均处于亏损状态,“4月份,很多产品根本没能开单,去年想着撑过去,但今年还是没好转。”

花样年华家居商场总监冯坤坤坦言,今年3月以来,除5月份外,花样年华日常客流较往年同期确实有所下降,整体销售明显下降。光辉家居凭借密集的促销活动,今年客流量比去年同期略有提升。

帝匠家具工厂直营店的销售人员陈小姐告诉记者,今年生意太难做,月订单量下降特别厉害,“我们还能保本,很多(店铺)本都保不了。”

盈锋家居一家儿童家具店的销售员付先生亦坦言,今年他们店每个月的销售额同比下降了两三成,“熬呗,都是在熬。”

多家商家告诉记者,楼市及大经济环境不好,到商场卖家具的多靠老客户,或者异业联盟之间的介绍,“很少新客户上门。”

在上述三家卖场,到处可见家具店打出“店铺升级,清货”的标示牌。这些店铺有的是重装换产品,有的则是撤场。

盈锋家居某沙发品牌店的销售员李婷(化名)告诉记者,他们的店铺正在考虑更换产品或者撤店。“现在很多(店铺)老板都在考虑要么换产品,比如沙发不好做就做实木,要么撤店不做。”

由于地理位置影响,盈锋家居商场二期的店铺基本全部撤完。“我们马上搬走了,搬到别的商场。”二期最后几家家具店之一的皇家木匠直销店销售人员告诉

其实,上述情况在光辉家居也存在。“这边的品牌经常换,合同一到期,大部分都会撤掉。”上述帝匠家具光辉卖场店销售人员陈小姐告诉

销售不旺卖场饱和部分商场转型干“副业”

据《建筑时报》报道,我国家居卖场总面积已经超过4000万平方米,其中约50%的卖场属于过剩。

厚街一家专业家居卖场的人士告诉记者,近几年来大量的资金涌向家居卖场,卖场数量越来越多,同质化竞争激烈,“仅仅厚街镇,大大小小的卖场加起来就有100多万平方米。”

销售不旺再遇上卖场饱和,部分家居卖场早已迈出转型的步子,经营起“副业”。近日,盈锋家居就成功引入海底捞。

盈锋家居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卖场去年与海底捞签约,目前海底捞铺面正在装修中。除海底捞外,还引入餐饮、KTV、影院、茶室进驻盈锋。盈锋家居于2005年开业,占地12万平方米,约一半为家居卖场。

盈锋家居敢于跨界的底气,源于其之前就有部分高档餐饮、酒店等业态。不过,业界对家居卖场行业跨界转型持有不同观点。

冯坤坤表示,跨度太大对家居专业卖场会带来一定风险。“部分商场为提高收益及客流量,引进不同的业态,看似人流提升,其实已失去家居卖场本质。家具经销商难以支撑,容易出现大面积空场现象。”

光辉家居也表示,专业的卖场还是要做专业的事,只有专业的卖场才能提供消费者行业领先的高性价比家具。

厚街一家大型卖场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,不会考虑引入跨界业态。在他看来,卖场转型要考虑周边环境的配套,引入其他业态存在一定风险。

趋势分析

家具业初现马太效应中小企洗牌将持续

每经

在中小家具企业“叫苦”关门、房地产销售下滑的背景下,家居类上市公司业绩却逆势飘红。家具行业出现马太效应,市场份额向大品牌集中。

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家具行业需求仍在增长,但家具中小企业面临用工成本、税收以及环保等方面的压力。除了大环境,企业资金不足、盲目扩张、缺乏技术等都是导致关门的原因。

朱长岭认为,目前国内家具产业集中度仍不高,产值占全行业总产值1%的企业还未出现。由于品类多、定制化以及产业未实现自动化等因素,家具行业洗牌会继续进行。

用工成本持续上升

据广东省家具协会统计,2014年全省的家具销售总值约占全国的30%,广东已成为国内家具生产销售大省。佛山顺德和东莞是广东两大家具产业集中地。

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,去年以来,珠三角地区以佛山、东莞两地为代表频频传出家具工厂倒闭的消息。今年情况仍在加剧。

整个5月份,就有多家企业出现问题。据《南方日报》报道,拥有23年历史的广州标卓家私因盲目扩张直营店宣告破产;有“东莞家具航母”之称的东莞永信家具制造有限公司经营遇到困难,最鼎盛时期曾拥有1300余员工的永信家具现只剩下不到100人。

在朱长岭看来,家具厂关门除了受宏观经济及房地产影响外,还因中小企业面临环保、税收等压力。

朱长岭告诉记者,目前政府对家具企业加强环保监控。北京已经明确规定不能扩增新的家具厂。深圳也规定,生产不达标的家具厂不能继续生产。

家具行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。除了上述因素,中小家具企业还承受着不断上涨的用工成本。据朱长岭透露,全国家具制造企业在过去两三年内用工成本上涨了至少20%,“但这只是行业里的数据,我觉得不止,用工成本还包括劳保、保险等。”

东莞一家家具代工企业人事经理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现在家具行业的工资都不低,技术人员动不动就要四五千元的月薪,普通员工工资最低也要3000元。”

朱长岭也表示,“家具行业都是苦力活,用工荒来的人少,家具工厂不得不出高价招人。”

上市公司业绩逆势增长

今年,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对东莞30多家有代表性的家具制造企业调研后发现,家具企业成本上升过快,除用工成本持续上升外,社保、环保及企业安全生产等企业经营行为的规范化,也给企业带来了成本压力。

朱长岭表示,中小家具企业盲目扩张或者玩跨界,例如去搞房地产,在生产技术上不下功夫,这使得家具工厂在激烈的竞争中被淘汰。

东莞市中小企业局方面亦指出,制造企业销售渠道单一以及企业主素质不高,缺乏转型升级意识,也是东莞家具工厂存在的问题。

据中国家具协会统计,去年1~11月份,家具产品市场较为疲软。在经济新常态下,原有那种单纯依靠规模扩张,依靠低劳动力成本、低土地成本、低环境成本来发展的模式难以为继。

与中小家具企业“叫苦连天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家居类上市企业业绩表现却不俗。美克家居(600337,SH)、好莱客(603898,SH)、索菲亚(002572,SZ)等企业,今年一季度都实现了营收与净利润的同比增长。

其中,好莱客今年一季度实现1.6亿元营收,同比增长21.7%,净利润更是同比增长80.1%。美克家居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.1%,净利润同比增长41.6%。

记者发现,家具市场正向大品牌集中,行业“马太效应”渐显。

朱长岭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家具需求仍然保持增长态势。在他看来,家具行业由于产品品类众多,定制细分市场大,且生产制造未能完全自动化等因素,在未来几年内,家具行业仍将保持市场分散的格局。但对于经营不善的中小家具企业,洗牌仍将进行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20171115.szielang.cn/article/20171115_3zyenj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16:54

xiongmao  海康威视摄像头价格  痛击下载 下载  魔兽世界海盗外衣  输卵管疏通要多少钱  王二妮  千纸鹤代表什么意思  买变形金刚  外联部工作总结  舌苔厚白怎么去除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东莞家具业老板跑路成风 厂老板换手机号躲追债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阿达帕林凝胶正确用法